梁氏夫婦和小浩
  高牆之外的孩子 輾轉多家撫養
  小浩是被拐賣的孩子,警察這天特意來解救他。小浩被一個女人緊緊的摟著,但他並不知道抱著她的正是他的親生母親。小浩不願意走,年幼的他不知道自己有著不幸的遭遇和令人唏噓的身世。
  吸毒父母棄嬰 孩子屢遭轉賣
  2011年6月18日,在上海市奉賢人民醫院的產房裡,降生了一名男嬰,這名男嬰就是小浩。小浩的親生母親名叫阿慧, 38歲,是一名吸毒人員,如今在強制戒毒所里戒毒。由於染有毒癮,小浩的母親一直沒有結婚。此前,她也從沒想過自己這輩子還能懷孕生子。2011年,阿慧還是意外懷孕了。孩子的父親叫許雄,也是一名吸毒人員。許雄是有妻兒的人,阿慧從來就沒期待過和許雄的感情會有什麼結果。
  對於兩人來說,孩子的出生是件麻煩事兒。阿慧說,她這樣不僅苦了自己,還苦了孩子。思量再三,兩人決定將孩子送人。孩子的父親找到了一個名叫謝貴強的東北人,要他幫忙給孩子找一戶上海本地人家。謝貴強能找到的,只是自己一個在上海打工的朋友。於是,在小浩出生的第3天,只裹著一個被單,就被他的父親,在醫院門口,匆匆交給了謝貴強。
  小浩的父親不知道,當天和謝貴強一起等在醫院門外的,還有謝貴強的那個朋友,這個人名叫陳敬禮,山東人。就這樣,小浩在離開父母的當天,就被謝貴強轉手他人。準確地說,這次轉手應該叫買賣。送走孩子之後,謝貴強也從朋友那裡拿到了一萬八千元錢。他拿到這筆錢以後就到醫院把小浩母親的住院費結了,還給了夫婦倆八千元補償費用。從中謝貴強賺了一萬多元。陳敬禮說,其實他並不想要這個孩子,是他兒子的舅舅,也就是他們那裡的一個村支書,想要這個孩子,他就給抱回來了。
  6月的上海已經有些熱了,在小浩出生第四天的時候,陳敬禮的親戚從山東來到上海,帶走了小浩。這次轉手,小浩的身價翻了一倍,從最初的一萬八千元漲到了三萬六千元。小浩出生的第5天,他被帶上了開往山東的火車。
  也是這一天,小浩的母親阿慧出院了。當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經被帶到了千里之外的山東。
  幾經波折 警察找回孩子
  後來,小浩的母親和父親相繼被強制戒毒。一次偶然的機會,小浩的事情被再一次提起。這時已經是2013年6月份,距離小浩出生已有兩年的時間了。警察隨即介入調查,找到了當初參與買賣小浩的謝貴強和陳敬禮。從他們口中得知,孩子當初被賣到了山東蒼山。
  2013年8月17日,上海警察奔赴580公裡外的山東蒼山。警察掌握的線索並不多,只知道小浩被陳敬禮被送給了他的同鄉,一個名叫吳少廣的男子,同時他也是蒼山縣的一名村主任。為了避免打草驚蛇,蒼山縣的警察決定先打電話和他進行溝通。但沒想到,一提小浩的事,吳少廣的情緒異常激動,隨後他躲到了縣城。吳少廣不配合進行調查,讓警察感到焦慮,但也讓他們更加肯定,吳少廣對於小浩的下落,應該是清楚的。
  警察決定先到吳少廣家,找他的妻子談談。可是他的妻子同樣也情緒激動,並且不願提及孩子的下落。就這樣,民警和吳少廣的妻子僵持了一個多小時。她大多數時間還是以沉默代替回答。
  兩天后,在得知妻子被帶到派出所配合調查後,吳少廣主動來到了派出所。兩年前的事情,這一次他和盤托出。從吳紹廣口中大家得知,兩年前,小浩在火車上經過7、8個小時的顛簸,才來到蒼山,頭天晚上孩子被抱到一個養豬的房子里,這時小浩出生才6天。吳少廣說,他記得那天晚上小浩不停地咳嗽。本來吳少廣想自己撫養,但小浩身體不好,老被送往醫院看病,妻子有些不情願了。就這樣,在這張床上睡了兩個晚上後,一直咳嗽著的小浩,又被吳少廣再次轉手他人。
  這次小浩被轉手賣給的人家,是一對沒有生育能力的夫妻。丈夫姓梁,家庭條件在當地不算富裕,但夫妻兩人一直渴望有個孩子。於是在小浩出生後的第7天,孩子被第4次轉手,這一次終於安頓了下來。在接下來的日子,這戶人家對小浩很好。
  對於小浩來說,自從有記憶起,在他的印象里,眼前的這兩個人大人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直到那三個陌生的警察找上門來,小浩才感覺到:這三個大人是為他而來,他要離開父母了,小浩不停地哭鬧著。
  梁氏夫婦也知道買賣孩子是犯法的,他們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在去派出所的路上,丈夫緊緊摟著妻子和小浩。因為沒有出生證明,到現在還沒上戶口。臨走前,梁氏夫婦和小浩在派出所門前照了一張“全家福”。兩人不停地詢問,他們有沒有可能用過合法手續將小浩收養。
  重返上海 孩子撫養成問題
  小浩再次回到上海——當年他出生的地方。這座城市對於他來說,並不熟悉。按照辦案程序,小浩和親生母親阿慧做了DNA比對。最終確認,兩人確是母子關係。
  孩子是找回來了,但棘手的問題出現了。小浩由誰來撫養呢?警察只好把小浩暫時安頓在一家婦幼保健醫院,隨後他們再次找到了母親阿慧。商量到孩子的將來,阿慧說,她並非不想要這個孩子,只是自己還在戒毒階段,實在無力撫養。據瞭解,許雄現在上海強制戒毒所戒毒,他說,自己是有妻室的人,不可能接納這個孩子。
  小浩已經在醫院住了2天了,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民政局的工作人員介紹說,想要收養孩子,是有條件的:婚姻法規定,收養人應該具備的條件有四,第一,收養人沒有子女;第二,收養人要有能力教育和撫養被收養的孩子;第三,收養人未患有醫學上認定的不能收養子女的規定;第四,收養人必須年滿三十周歲。
  看來給孩子找個合適的收養人,不是件容易的事。對此阿琴表示,她願意放棄孩子的撫養權,只是希望小浩能在一個健康的環境里成長。
  相似境遇的孩子 呼喚更多關愛
  同樣在上海,一個名叫萱萱的小女孩也和小浩經歷著相似的命運。她的父母都在服刑。父親範期宇因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如今,他被關在上海寶山監獄。
  因為父母無法撫養萱萱,宣宣先後被換了好幾戶人家撫養,後來找到一個名叫張矜娣的老人撫養,在老人家的這段時間,應該說是宣宣最快樂的日子。張矜娣老人今年68歲了,在外人看來,祖孫倆在一起親密無間,滿是天倫之樂。可老人明白,孩子只是暫時寄養在他這裡。因為自己年齡和身體狀況,恐怕不能長期陪伴萱萱。
  2013年11月,法官為萱萱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家,一對中年夫婦願意長期無償助養小萱萱。法院提前安排了萱萱和新的家庭成員碰面。送走宣宣的那天,儘管張奶奶捨不得,但她知道,新的家庭對孩子未來的成長更為有利。萱萱有了新的爸爸媽媽,也獲得了更多溫暖。
  然而沒過多久,萱萱還是來到了北京順義的一個兒童村,這是一個專門的無償代養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的民間慈善組織。這裡的管理員介紹說,在過去十年中,兒童村已經救助了2000多名服刑人員子女,但是孩子們生活在這裡,也只是能獲得生活和情感上的一些基本照顧。
  困境兒童這樣一個群體,他們因為各種原因,在成長過程中,沒有獲得和其他孩子一樣的陽光和快樂。他們需要關註,更需要幫助。這樣的幫助不僅來自於制度的完善,也來自於我們每個人愛心的付出。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Simpsons

iy39iyrt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