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瞭望記者發現,中央紀委官網上,高官落馬的消息極少在下午時段發佈。此時,一些貪腐高官正被“兩規”。
  文_本刊記者   李天銳
  5月3日11時40分,中央紀委官網發佈了原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譚棲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的消息。目前,並無報道透露譚棲偉被“兩規”的時間、地點和細節。
  盤點高官落馬的時間節點,除了其被帶走接受調查,即被“兩規”的時間外,也有媒體將官方發佈該高官被調查消息,看做其正式落馬。圍繞著這兩個重要的時間點,有不少值得總結的“定律”,也上演了讓人或嗤之以鼻、或唏噓不已的故事。
  帶走高官,多在下午、深夜
  按照中央紀委披露的辦案流程,紀檢機關處理官員貪腐案件,要經過5個程序,其中受理、初核兩階段,是在被調查者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可以說,紀檢幹部在帶走貪腐高官時,已經過大量調查,掌握了其違紀違法的部分確鑿證據。因此,在帶走時機的選擇上,紀檢機關無疑占據主動。
  廉政瞭望記者統計媒體公開報道發現,十八大以來落馬的26名省部級高官中,僅有10人被帶走的時間、地點或細節見諸媒體。其中,有9人於下午或晚上被帶走(3人於下午、4人於深夜或凌晨被帶走,另有2人則分別有下午和晚上被帶走兩種說法)。被帶走時間最晚的,可能要數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他被中央紀委辦案人員帶出家門時,已是凌晨2點。
  盤點十八大前落馬的高官,在下午、深夜被帶走的也較多。如有報道稱,2010年4月2日下午2點,中央紀委帶走了原浙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張家盟;原深圳市市長許宗衡被帶走時,已是2009年6月5日凌晨。
  紀檢系統辦案人士向廉政瞭望記者透露,“兩規”幹部十分慎重,程序也比較複雜,上午一般要做相關準備。有時辦案人員需要從北京趕往當地帶走貪官,通常不會在當地過夜。
  貪腐高官被帶走的地點,主要有家中、辦公室、出差考察途中、會議現場等。在家中被帶走的除季建業外,還有郭永祥等。郭永祥被帶走前一天,剛在家打了乒乓球。
  如果從家中被帶走,給了貪官顏面上的最後“照顧”,那麼在辦公室、會場、考察現場帶走,則能起到極強的震懾作用。原貴州省委常委、遵義市委書記廖少華是從遵義市委大樓被帶走的,上午他剛開完一個會;湖北省原副省長郭有明,系在湖北十堰丹江口庫區陪同上級領導視察時被“兩規”;中石油副總王永春被帶走,則可能是在西柏坡學習期間。
  廉政瞭望記者還對一些不甚詳細的時間地點反覆查證。如媒體僅披露,江西省原副省長姚木根是3月21日在山東參加全國性會議時被帶走的。記者根據公開信息發現,當日下午,全國春季農業生產暨森林草原防火會議在山東濟寧召開。浙江、安徽等省分管農業副省長都出席了會議。因此,作為分管農業副省長的姚木根,被帶走的時間可能為3月21日下午,地點可能為濟寧。
  有時,當天被帶走接受調查的,可能不止貪腐高官一人。據媒體報道,劉鐵男之妻郭靜華,原內蒙古黨委常委、統戰部長王素毅之妻王志宏,劉鐵男秘書王勇,都是與貪官同時被帶走接受調查的。
  不過,貪腐高官身邊人被查的時間,卻並不局限於“兩規”高官當天。廖少華被“兩規”前,多年來追隨他的商人陳春章已被提前控制。而姚木根之妻易安萍被帶走,則比其夫被“兩規”晚了大半天。3月22日10點,易安萍才從家中被帶走,1個多小時後,姚木根接受調查的消息就被披露。
  被“兩規”後,貪官的情緒也可能有個波動的過程。幾名紀檢系統辦案人士告訴廉政瞭望記者:“第一天,有人除適應環境外,還妄圖從辦案人員處刺探消息;得不到任何消息後,開始陷入焦慮、惶恐之中。他們的心理防線,一般不會超過一周。”
  宣佈高官落馬,周四與周六一樣多
  隨著中央紀委不斷邁出公開透明步伐,從高官被“兩規”到正式宣佈其接受調查,間隔越來越短。有專家對廉政瞭望記者表示,這說明瞭其一部分違紀問題在“兩規”前已經查明白了。同時,也不給被“兩規”者留下“緩衝”時間。
  但是,從貪官落馬到對外宣佈,間隔時間並不固定。如廖少華10月28日下午4點被帶走,5小時後,當日晚上19點55分,中央紀委官網即宣佈了這一消息。王永春最晚於2013年8月25日凌晨被帶走,官網對外公開消息則是8月26日11點,間隔1天多。
  由此可見,官方發佈貪官落馬消息的時間頗為考究。廉政瞭望記者統計十八大後25名高官落馬時間(以中央紀委官網首發消息時顯示的時間為準,不含劉鐵男落馬消息),有一些新的發現。
  25例的發佈時間多集中在上午、晚上兩個時間段。發佈時間最早的,是7點25分(2013年12月29日)。9點前被宣佈接受調查的,還有沈培平、金道銘、祝作利、楊剛等。第一波“黃金時段”一直延續到11時50分左右。
  18點左右到21點,則迎來公佈消息的第二波“黃金時段”。在此時段“跌落”的就有曾在中石油、國土部等任職的冀文林,橫跨宣傳、政法兩界的李東生,今年落馬的第一個正部級申維辰等。
  而原青海省委常委、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4月24日22點55分被宣佈落馬,創下了中央紀委官網上線以來,發佈省部級高官落馬消息最晚的紀錄。網友紛紛為中央紀委“全天候辦案”、“節日反腐”點贊,專家也對廉政瞭望記者表示,上述細節充分體現了中央紀委辦案、宣傳等職能部門高效聯動,“誓將肅貪進行到底”的決心。
  值得註意的是,中央紀委官網上,25名高官中沒有一人落馬的消息是在12時到17點55分的時段發佈。前文提到,多名貪官正是在此時被“兩規”的。
  此前,曾有媒體刊文稱,官方發佈高官被調查的消息多在周末。隨著落馬高官數量不斷增加,情況有所變化。廉政瞭望記者統計發現,25人中,在周四、周六宣佈落馬的均為5人、周日發佈消息的有4人,周五為3人。此外,周一、周二、周三宣佈落馬的高官分別為2人,3人,3人。總體而言,周一到周日,每天宣佈的落馬人數較為均衡。
  但一些公眾仍有“落馬消息多為周末發佈”的印象。有分析認為,除了廣義的周末含周五、周六、周日3天,3天內公佈的落馬貪官總數較多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十八大以來,一度擁有更大“能量”的4只正部級“大老虎”如蔣潔敏、申維辰等,都是周末宣佈落馬。
  截至目前,2013年12月仍以童名謙等5名省部級高官“折戟”,保持月落馬高官人數最多的紀錄。而2013年5月以來,除2014年1月外,每月至少有1名省部級高官被查。
  梳理中央紀委官網發佈的消息,還可發現新變化。即在季建業之前落馬的高官,表述多為“涉嫌嚴重違紀”,待通報立案檢查情況時,方稱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自2013年10月,中央紀委宣佈季建業落馬時起,就表述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專家認為,後者更全面、準確。
  十八大以來,中央以“壯士斷腕”的勇氣推進反腐。本文總結的“時間節點”,從側面反映出中央紀委雷霆萬鈞、縝密高效的風格。隨著反腐進一步提速,更多的大老虎、老老虎被關進籠子,高官落馬的“時間定律”也將不斷修正、完善。(本文部分資料來自中央紀委官網及媒體公開報道)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Simpsons

iy39iyrt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